凤凰古寨:韩城古寨堡的翘楚

在黄河石门西岸,凿开河夹在两岸的山脉之间欢快地奔入黄河。这山与河形成了一条绵延几十里的大川,这川便是冶户川。据史记载,在周、宋、清等几个时期,川口居民曾以冶铁为生,最鼎盛时冶户多达七百余家,故叫冶户川。

沿着凿开河往上,冶户川口十余里处,有一座屹立在悬崖峭壁上的古寨堡式村落,正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,在被遗忘的路上挣扎,她,就是凤凰寨,当地人叫城。

凤凰寨,相传建于宋末,因村处河道之北,又名北寨。村子里的老人讲,当地的山脉呈“凤凰单扇翅”状,所以叫凤凰寨。寨子脚下,清湛湛的凿开河自西向东流淌而过,和一条由北向南汇入它的小溪形成一个大角,把几十米高的凤凰寨夹在其中,与附近的王峰古寨和南寨形成三寨鼎立之势,雄踞在凿开河的两岸,蔚为壮观。

初见凤凰寨,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参加同事的婚礼。初登凤凰寨,则是婚嫁到此后上城游玩,一来二去之间,也没有多想,只是在心底留下了一种神秘的感觉。

今年初春,邀了一位朋友当向导,故地重游,没想一场春雨,从下车开始伴随始终。

站在凤凰寨下,抬头仰望,一块巨大的石头朝西北倾斜着,凌空飞天,孤奇绝顶,好似一条巨龙高高昂起的头,仰天长啸,威武雄壮,使人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这是凤凰寨的一奇。

凤凰寨三面峭壁,周围寨墙全用块石砌成,俨然一座石头上的石头城。这是凤凰寨的第二奇。沿一条小路盘旋而上,由低到高看到的是不同时期的平房、砖窑、石窑因势而建。一番辛苦之后,我们终于来到了寨子的东面。东城墙高约十米,长二十九米,原有的城门已堵,门洞上方嵌入一块石刻,上书“凤凰砦”,题款“光绪二十一年夏月吉日,合村重建”。

站在不太宽阔的场地上,任蒙蒙的细雨轻洒于发际面颊,我依稀看到了一位耄耋沧桑的老人在风雨中,似飘摇,又似顽强地傲立。这是一位千岁的老人,悲悯的情怀让我好想有一把天伞为他遮风挡雨。凝目沉思,先人们为何将栖身之地选于这横世绝空的奇险之地?

移步于崖畔,目视着美丽的凿开河,遥想宋末的兵荒马乱,我仿佛看到了古人设炉冶铁,打造兵器的场景,看到了身披盔甲的肖太后,看到了领兵杀敌的佘太君。也就不难费解附近为什么有肖家墓(已被当地人平墓),有被称为“陵后”、“教郎坪”的地名,澳门球盘

雨渐渐大了,我们登寨的脚步却没有停下。从东南角缓坡步行十余米的羊肠小道,涉寨南门洞,进入天井,强大的防御功能一下子让我惊叹于先人的智慧绝顶。这是凤凰寨的第三奇。天井,俗称“天坑”,深十米有余,四壁各有门洞。站在天井底下,抬头望去,有一种石从天降的感觉。史料上记载“同治元年,回匪猖乱……而捻匪复出北山”。“每值兵戎,或窜奔于山坳,或躲避于邻堡……辛亥年,土匪潜踪,众皆寒心”。“本山土匪猖乱为更甚”。这些留在韩原大地上的遥远记忆,佐证了匪猖匪患给本邑黎民带来的苦难,同时也反证了古寨对先人生存的重要作用。

标签 古寨 凤凰 翘楚 韩城古寨堡 土匪